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节 一切的开始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二十年后。

    雪国圣山因剧烈的震动导致山体滑坡,发生了雪崩。

    圣山山腰处有一个山洞,正泛着红光,看起来甚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啊!”随着一声尖细地叫喊,山洞正中摆放的冰棺被震碎,冰棺内女子似雪的白发瞬间恢复成紫黑色,白色的长裙被染成血红色。女子睁开双眸,紫色的瞳孔泛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慕容清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~~~~~~~~~我是奇怪的分割线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夜,玄国国都陵城已没有白天的热闹繁华,一切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玄国皇城早已乱成一团,玄皇义弟郭高启涧带兵逼宫,此时已擒住玄皇凌天佑,皇后与一干妃嫔被抓,太子凌慕琦被囚。

    “皇兄,现在你已经没有反击的机会了,如果你肯主动退位,我会留你全尸,放过你的妻儿。”郭高启涧居高临下凝视凌天佑,身后跟随着众多朝堂肱骨之臣。

    “启儿,若是你想要这皇位,给你便是。”凌天佑抢过随身侍卫的佩剑,轻佛衣袖,自刎而亡,死前的那一刻,他放佛回到了二十年前,二十年前,他抱着年仅五岁的郭高启涧走进皇宫“启儿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寒儿,你看到没有,他长大了,他已登上皇位,这天下都将是他的。只是,我不能再保护他了。”凌天佑慢慢闭上双眼,属于他的时代,终究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先皇已去,后宫妃嫔该如何处置?”站在郭高启涧身旁的镇国大将军落之莫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从此,他落下了暴君的名声。

    次日,新皇登基,改国号扶桑,以复姓郭高为国姓,先皇太子凌慕琦被封为祁王,新皇登基,一切从简,免税一年。

    百姓是健忘的,他们不会在乎是哪个皇帝在位,只会在乎这个皇帝在位期间自己是否丰衣足食。郭高启涧深知这个道理,尽可能的拉拢民心,树立一个好皇帝的形象。

    ~~~~~~~~~我是奇怪的分割线

    “皇上,镇国大将军连同朝中诸位大臣请旨劝您立后选妃。”御书房内,兵部侍郎卫夜影对郭高启涧说道。

    “落之莫那个老匹夫,以为助孤登基,孤就会立他的女儿为后,痴心妄想!”郭高启涧将奏折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血脉传承是国之根本,皇上您身边连位女子都没有,立后选妃势在必行。如果不尽快想出对策,恐怕会引起非议。”十年兄弟,卫夜影深知郭高启涧的为人,登上帝位的每一步都不容易,又岂能坏在这种事上。

    “孤心中已有皇后人选,且待明日早朝便会公布。”

    郭高启涧冷笑,这一切,不过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“孤昨夜已仔细阅读过众卿奏折,深知众卿家良苦用心。”郭高启涧笑着说道。“只是孤初登帝位,民心不稳,不想被困于儿女之情中,所以想要暂时搁置选妃,只立皇后。”

    落之莫心中一喜,“吾皇圣明。只是不知皇上欲立哪家小姐为后?”

    “铸剑山庄少庄主,慕容氏萱。”郭高启涧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大臣们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是落将军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慕容萱又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不知道呀,慕容萱是铸剑山庄的继承人,她的姑母铸剑山庄庄主公孙寒,曾是瑾国皇妃,不过二十年前就失踪了,所以铸剑山庄交由慕容萱掌管。”

    “众卿家可有异议?”
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