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2章 闻人爹爹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苏墨如今有了孩儿后,索性把所有的政事都交给了夫君,仅余几个聪明伶俐的暗卫们听命于她。

    而她亦全力地相夫教子,平日里偶尔照料着夫君的饮食与起居。

    而她每日很早便起来,翻看一些天界的邸报。

    她近来也跟着媛夫人学了很多带孩子的方法,芳夫人也一同过来瞧了瞧宏儿,两位夫人都是带孩子的好手,同时授了许多照看孩子们的法子,虞染跟在一旁也学的有模有样,表情非常认真,就像一个规规矩矩的少爷,哪里还有昔日里随心所欲的姿态,其他几个男人偶尔也会凑上前去学习一二,美其名曰为了日后做了爹爹而考虑。

    只见苏墨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,怀中抱着宏儿,也是典型的贤妻良母范儿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苏墨,瞧着她那绝世的容貌,妩媚的身姿,妖娆的气质,虽然已经诞下了一个孩儿,但身形却并未丝毫的走样,甚至该丰满的地方更加丰盈,增添了几分少妇的韵味,一睹之下众人心中更是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宏儿之后,几个男子居然都抢着去抱,去逗,甚至给宏儿说些“做人”的道理,宏儿只是吮着大手指,睁着天真漆黑的大眼睛骨碌碌地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师缨笑眯眯地道:“宏哥,让缨爹爹抱抱。”

    花惜容风情万种地道:“让花爹爹来抱抱。”

    姬白一脸冰冷地道:“我也想抱一下。”

    媛夫人却是有些担忧的凑到苏墨耳畔,“墨儿,你还是再生几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婆婆,你怎么这么说?”苏墨不解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,如果让这些人带着宏儿,只怕宏儿日后会变成一个小坏蛋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苏墨的唇角刚刚泛起一抹笑意,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她笑不出了。

    媛夫人叹息道:“墨儿,前几日花惜容居然让宏儿继承虞染的风流不羁,让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说他爹虽然很潇洒,但是在女色方面不够大胆,居然要宏儿去掀女孩子的裙子;师缨就更过分了,让宏儿要胆大心细脸皮厚,外表一定要风度翩翩,做坏事的时候才不会被人发现,不要为朋友两肋插刀,不得已时要插朋友两肋一刀,还有那谢老大让宏儿看到喜欢的东西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得到,千万不要给旁人留下,还说孔融让梨什么的只能对着亲人,对于外人则绝对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虞染嗤的一声笑,居然无所谓的模样,但苏墨却知道媛夫人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这些男人骨子里不是好人,尤其是师缨与花惜容。

    她的宏儿可不能被这些男人们给荼毒了。

    于是,苏墨看着众人,目光一转,冷声道:“各位还是先去忙碌吧,我嫁给你们之后,天界也算是太平了,但是绝对不可以轻易懈怠。”

    花惜容撇了撇嘴,伸手戳了戳苏墨怀中宏儿的面颊,充满磁性的声音叹道:“爷只是过来看看小宝宝,再说所有的事情谢老大一个人做就好了,其他男人不过都是跑跑腿的,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,何必要亲力亲为?”

    师缨温文尔雅地笑了笑,神情淡如春风,轻轻地在宏儿的小脚上面抓了一把,逗得宏儿咯咯直笑,“其实真正有本事的男人,都是一边赏月赏花,一边运筹帷幄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苏墨闻言挑了挑眉,“诸位本是日理万机的人,不想却要在这里陪着我花前月下,甚至围着一个小孩子,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语,莫非诸位都很闲了?”

    另一厢,容夙凑到后面,轻轻拍了拍宏儿的白色屁股,一个不慎弄出了红色的掌印,容夙立刻呆住了,他没想到小孩儿的屁股居然这么不经拍?

    宏儿猛然被人拍的狠了,不禁一呆,接着张大了嘴,开始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虞染挑起了眸子,立刻目光不善。

    容夙连忙垂下眸子,双手一摊,眼神无辜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很闲。”

    虞染已经抱过了宏哥,在小屁股上揉了揉,“宏儿,爹在这里,别哭,别哭。”

    苏墨无语道:“说吧,你们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子退后了几步,把闻人奕的身形显露在了前面,闻人奕吸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墨儿,那个玉佩我们刚刚拿到手,发现上面点数都是空的,我们这些日子拼死拼活的挣点数,到现在还没有正式侍寝,是不是我们大家都该谋得一些自己的福利了?”

    苏墨的面容红了红,知道他在说什么,不过发下玉佩才五日时间,这些男人就已经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说起了福利,一旁的芳夫人立刻拉了拉媛夫人的袖子,施了一个眼色,两个妇人连忙一起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师缨见没有了外人,立刻凑到了苏墨的身边,接着道:“墨儿,我觉着自己都快清心寡欲了。”

    花惜容也道:“是啊!虽然有了玉佩,但是还没有定下来侍寝的日子,爷真是无欲则刚,天天都想举着,爷哪里还敢出去。”

    姬白目光沉稳,“说来我的点数最高,让诸位恢复记忆也是大功一件,但那些点数却并没有兑现。”

    容夙低低道:“嗯,姬白眼下的确是点数最高的,而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安排如何侍寝,我也很着急。”

    闻人奕身形挺拔如剑,接着道:“那个,还有生孩子的事情也该好好地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苏墨不解,“生孩子的事情?怎么谈?”

    师缨笑眯眯地道:“墨儿如今生的宏哥是第一胎,以后自然还要生很多孩子,但是不论怎样下面生的孩子应该是我们的,绝对不能是虞染的,否则我们情何以堪?所以以后虞染都必须戴着子孙套,否则这个人的狗屎运委实太好,日后万一生出十个孩子,偏偏十个孩儿都是他的,我们觉着是不是可以自挂东南枝了?”

    虞染的怀里抱着小宏儿,笑道:“倘若能生出来十个,本世子也是很高兴的,本世子愿意养。”

    容夙瞪着眸子道:“你莫要得意,我们可是一个孩子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虞染慢条斯理地一笑,“不急不急,时日还长。”

    “时日还长?我们已觉着等不得了。”众人看着虞染怀中抱着的襁褓,眼中的羡慕之意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墨轻轻一叹,“既如此,那个子孙套,劳烦诸位再准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师缨眉头一挑,立刻得意一笑,看了虞染一眼。

    虞染忽然想起第一次用了子孙套的日子,他的脸色顿时不好。

    是夜,果然是姬白留在在此地,身为侍寝第一人。

    姬白心中百感交集,才要轻敲房门,那房门原来并没有关着,而是半掩,苏墨则是斜斜地倚在房门,穿着木屐的双腿无比的修长,在裙内若隐若现,而她唇畔微笑着道:“子玉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姬白看着苏墨目光深深,一直望着,仿佛已经千百年来没有仔细的看着她,目光带着淡淡的悸动。

    苏墨就是那么优雅地站着,清丽而娇媚,整个人就仿佛是亘古的仙子雕像,美轮美奂,完美无瑕,她就是在那儿静静地守候,正是如妻子在等着丈夫,那感觉温馨而自然。

    姬白伸手搂住了她那如杨柳般的腰肢,轻声道:“墨儿,你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苏墨伸出一根玉指,绕了绕鬓边的发丝,轻轻的挑了挑眸子,整个人格外的娇媚,姬白突然觉得似乎对方不用回答他什么,她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说明了一切,两人含情脉脉地望着对付,非无话可说,而是因一切尽在不言中,那情婉转于目,那意相印在心。

    她正在等待着他,夫妇齐心,这已足够。

    姬白穿着水蓝色的衣衫,搂着苏墨,两个人紧紧抱着。

    而男子的风度翩翩,如同谪仙般坐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此刻,苏墨感觉一只修长带着薄茧的手正抚过她的腰间,带着温暖的关怀,带着难言的占有之意,这时候苏墨也觉得自己的脸上发热,浑身发软,不由轻轻地偎在了姬白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子玉,已经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年多了,吾等真是朝思暮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的好像你没有侍寝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以前也侍寝,不过却是陪着你躺着,偶尔说说话,可惜你总是喜欢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怀孕的时候我很嗜睡,等生了宏儿后,我就更累更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必须好好地补偿。”姬白眸光朦胧,语气也飘忽。

    “补偿什么?”苏墨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补偿这个。”只见姬白的手指探出,轻轻地抵上她的指尖,低头吻过那思慕已久的红唇,两人手腕轻抬,十指相扣,真是数不尽的相思意,道不尽的浓浓情,但见衣衫如碟,人影翩翩,露一截曼妙纤瘦的柳腰,红唇相触,贪婪之吻,如糖似蜜,唇枪舌剑,你来我往。神使大人发威果然了得,真是享尽了女子的芬芳与曼妙,那滋味浓浓,回味无穷。直到最后一步时,苏墨忽然按住他,让他打住。

    “墨儿,怎么了?”姬白很不满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子玉,别忘了,那个子孙套。”

    姬白蹙了蹙眉,沉吟道:“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