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1章 虞染奶爸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庭院中,林子在风中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每个男子的表情都洋溢着幸福的色泽,那是发自肺腑的欢愉。

    “墨儿,如今我们终于成为夫妻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但见谢千夜正站在屋子当中,神色惬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而他的一席话,彻底打破了屋内长时间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二人成为夫妻,就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。”师缨的唇边温柔的笑着,立于那里竟风华万千,似很赞同谢千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!终于名正言顺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他男子心中欢喜地附和着。

    苏墨阖上眸子,如释重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,又缓缓地睁开了眸子,她的心中思忖了很久,接着幽幽道:“诸位夫君,坐吧!”

    众人席地胡跪而坐,坐于她的对面。

    只见苏墨慵懒的支起了身子,修长的手指划过光滑的褥面儿。她下意识地伸手摸过平坦的肚子,只觉着小腹一阵舒缓,而她刚刚怀孕不久,并没有什么强烈的不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虞染却很快挑起了眉头,小心翼翼地道:“墨儿,这几日太累了,你还是快些躺下,且小心腹内的宝宝,你们一大一小都别累着。”他眸子睁得很大很圆,仿佛苏墨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以动了胎气,自从虞染当爹后,事事都谨慎而小心。

    “染,我会注意的。”苏墨悠悠的一笑,捧起面前的杯子,静静地抿完了杯中的清水。

    “墨儿,外面的宾客已经散去了,你饿不饿?”姬白很在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怀胎初始,并无饥饿。”苏墨浅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是,已经辛苦了三日三夜了。”容夙瞪着圆圆的眸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饿,真的。”苏墨挺直着腰肢,看了一眼白发如雪谪仙俊美的姬白,又看了一眼可爱傲娇的美少年容夙,很是随意地笑着。而她头戴凤冠,乌黑的发丝在烛光中显得更为俏丽,真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如果诸位饿的话,可以去外面吃点东西。”她接着浅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众人互相对望一眼,他们的确是有些饿,但是此情此景谁愿意大煞风景地跑出去?

    “墨儿,我们不饿,你有什么事情,我们都听着。”闻人奕目光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成婚之后,我的确还有些话要说。”苏墨轻轻的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墨儿,你说便是。”花惜容目光妩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墨儿,你说,我们听着。”其他男子也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屋内熏香淡淡,气息煞是好闻。

    苏墨已经直起身子,立在屋前,目光微闪道:“诸位夫君,泷月有幸能够结识诸位,有幸能得诸位的垂青,从此以后我与各位成为夫妻,我们彼此就是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有道是家和万事兴,各位也都是世间罕有的男儿。

    希望诸位不要闹太大的别扭,我会为各位生儿育女,以后在我生命中也绝不会再有其他的男人,请各位放心。”苏墨目光一一扫过众人,抿了抿红唇,轻轻一笑,笑意媚人。

    “放心的,放心的。”七个男子齐齐点头,心情无比愉悦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缨,那些前来想要成为后宫一员的贵族男子们都如何了?”苏墨忽然眨了眨眼睛,巧笑嫣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墨儿,他们都被我们给弄走了,放心便是。”师缨唇边优雅的一笑,今儿穿着红色喜服的师缨少了几分谪仙的气息,多了一些风华绝代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哦?我记得还剩下几日。”苏墨虽不参与,但也很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墨儿,我们七人刻意在外面走了很久,他们看到我们如此气宇轩昂,且都是人中龙凤,早就自惭形秽的走了。”师缨双手一摊,双眸乌黑而沉静,很是自信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无事了?”苏墨觉着师缨有时候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谢千夜也在一旁证明此事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花惜容妩媚一笑,他们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令那些贵族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?我怎么不知道?”虞染连后知后觉也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知道。”闻人奕目光清冷地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是在排斥我?”虞染言语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知道,又能如何?”姬白也冷漠地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“卿卿,他们欺负我。”虞染看向了苏墨。

    “好了,罢了,既然如此,夜了,我们早些安歇吧。”苏墨轻轻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听到“安歇”两个字,众人有些回不过神来,虞染也安静了许多,这里虽然是洞房花烛夜,但是毕竟有七个契约者,若是众人不分出个你我他,凑在一起又不是打叶子牌,这委实是太重口了,所以怎么也得有些顾忌吧!

    七个男子面容泛红,有些害羞,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苏墨已经转过了身子,轻轻一弹指,身侧的帷帐落了下来,窈窕的身影藏在了红色的帷帐后面。

    但见苏墨一件一件褪去了衣衫,罗衫轻轻地坠落在地上,她那妩媚的眼神中流露出潋滟的色泽。

    随之众男子的呼吸加重,眼神也变得深沉起来。接着下意识地解开了盘扣,一件件地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褪去,直到剩下了白色的中衣后,众人忽然回过神来互相看了一眼,觉着这样似乎很不妥。

    “谁先来?谁先来?”花惜容很是不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,她是有身孕的。”姬白冷冷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住口,但你为何要褪去衣物?”花惜容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安寝,不是要脱衣服?”姬白居然很是言辞凿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。”苏墨此刻回眸悠悠道:“都别说了,我如今怀了身子,你们要体谅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虞染摇着扇子,笑眯眯地看着她,刚刚恢复了记忆又当了爹爹的虞染喜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知道。”其他男子的脸色显然不如虞染那么得意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暂且伺候不了诸位了,大家要是想要歇在这里也可,毕竟是洞房花烛夜,我们就将就着挤一挤吧!”苏墨侧卧着,唇边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挤一挤吧。”师缨眯着眸子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床榻只能躺着五人,那个各位不要凑的太近,我怕压到了腹中的孩儿。”苏墨又轻柔的拍了拍小腹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一众男子的表情都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墨儿,你在开甚么玩笑?我们这么多人怎么挤得?”容夙瞪着圆圆的眸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我建议,还是留下两个人吧。”谢千夜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闻人奕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我是孩儿的爹爹,当然应该我留下。”虞染心中欢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开,在这里最不需要的就是你。”花惜容嘴角扯了扯,一脸的鄙夷道,“虞染小子,你已经当了爹,难道不能让我们这些还没有当爹的陪一陪娘子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先抽签,在签上面写好顺序,我们按着顺序走。”姬白一脸肃容地站在中央,提出了中肯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极好,就这么定下来吧。以后我们还是把玉佩造出来,我们接着按照点数走。”师缨唇边笑得如沐春风,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然而,师缨很快便不得意了,因为某个人确实是运气太好,虞染轻轻一甩袖,在众人憎恶厌弃的目光下,得意洋洋地留了下来,此番正是闻人奕与虞染留下来,其他男人都不得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容夙气鼓鼓地道:“又是虞染那个小子,真是邪门了。”

    姬白也无语,“对了,接下来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花惜容晃了晃身子,迈着优雅的步子,“我们不如去打叶子牌好了。”

    谢千夜看了一眼师缨,“我们一共五个人,打牌只要四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你们去好了。”师缨目光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师缨淡淡道:“我去吃宵夜。”

    洞房内,红烛摇曳,苏墨柔若无骨地躺着那华丽丽的软榻上面,目光迷离惑人。她有一句没一句的与两个表兄弟们一同聊着天,但见闻人奕给她按搓着肩膀,虞染给她揉捏着双腿,苏墨目光惺忪,极是惬意。

    当虞染对着苏墨的肚子讲了几个故事唱了几个小曲儿后,闻人奕一脸不耐地道:“那孩子才多大一点,讲这些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虞染笑道:“汝可不懂,这古人都说过,胎儿在腹内,只要听闻一些诗词歌赋什么的,日后也会咏诗做赋的。”

    苏墨浅笑:“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若是我的孩儿,我一定给他讲兵法。”闻人奕忽然眯起了眸子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的孩儿,我这个当表叔的,一定也会给他看几本故事。”虞染昂首挺胸,唇边带着笑,似乎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“不是表叔,是染爹爹。”苏墨在一旁纠正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啊!染爹爹,看来我的孩儿岂不是要叫闻人奕为奕爹爹?”虞染轻声一叹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和虞染的孩儿要叫对方为大伯,或者叔叔,没想到这次居然要叫爹爹了。”闻人奕也是感慨万千地说道,“不过谁让一开始就是我们两个兄弟追你的,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我先了一步,当爹也是第一个。”虞染身子向后一仰,笑意醉人。

    “是阁下走了狗屎运而已。”闻人奕又是不屑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狐狸吃不上葡萄,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