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49章 苏墨大婚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玳礤璩za此刻,苏墨不禁悠悠的笑了!

    这笑容,端的是风华绝代,千娇百媚,美艳而不可方物。hi书网

    接着她又淡淡的斜睨他一眼,眉宇间带着慵懒之色,眼眸中秋波荡漾。

    师缨瞧见之后顿时眼前一亮,接着呆怔了半晌,暗忖好一个绝色的佳人,好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,好一个举世无双的泷月帝姬,如此明珠怎能够暗投?若是苏墨真的有了六百多人的后宫,师缨自然是说什么都不答应的,他一定要把一众情敌除之而后快!

    思及此,师缨目光一冷,眼风中闪出些凌厉之色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这般温柔的翩翩君子,居然会有这么狠厉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就是典型的一位仙界伪君子,表里不一的契约者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世道能够知道他真面目的人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只因他做任何的坏事都是状似无心,举重若轻,丝毫不露痕迹。

    话说,从一开始,师缨见过了苏墨后,他就一见倾心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活了许久,他还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生出这种强烈而炙热的感情。

    更觉着此生非她不娶,只有娶到这般佳人活得才够恣意痛快。

    但是师缨慧眼如炬,察言观色,同时也看得出其他的男子对那苏墨也有着浓浓的情意,但是碍于面子,谁都没有把这层神秘的纸给揭开,所有人都伪装出一副淡然的神情,当然师缨在清和宫内更是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,毕竟这些男人间互相做戏又有几分真意呢?

    前几日众人都表里不一的说要退掉契约,但是观望之后,发现都是做给对方看的,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无耻地想把其他竞争者都给踢下去,想要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就是姬白那个无情无欲的男人,在迟疑了几日后,居然也表现出了热衷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”。

    固然如此,当师缨摸入洞府的时候,还是被花惜容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师缨很生气,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于是他施展出了月影术,以二打一,影子一面操纵机关与花惜容对战,而真正的师缨却故意在花惜容那挨了几拳后,又踉踉跄跄地出来寻求安慰。

    若非在轮回台中苏墨已经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的无耻,还有他那惹是生非的本领,只怕苏墨眼下也要被他的外表给骗到了,她怕是会真的以为师缨被花惜容痛打的如此可怜。甚至会对花惜容生出一些恼意,对师缨则更多一些同情。

    但可惜苏墨是知道他的秉性的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想必花惜容在这一刻也好不到哪儿去,师缨恶人先告状,真正的受害者必然是花惜容。

    苏墨觉着,若把这七个男人比作是大孩子,师缨一定是最腹黑最会害人且最能伪装成乖宝儿的一个,这样的男子实属罕见,也不知未来他和她会生出怎样的孩子来?

    苏墨不禁笑了笑,索性上前两步,眸子里流露出同情的目光道:“缨先生受伤了?”

    叫对方缨先生,苏墨当然与平日里的叫法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师缨却是一时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觉着两人之间似乎要更亲密一些,更随意一些。叫“阿缨”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“你眼下感觉如何?不知要不要紧呢?”苏墨接着很有诚意地询问。

    师缨立刻盘膝盘在院内,轻轻一叹,抚了抚袖子,一脸惆怅地道:“墨儿,我走不动了,能否暂借此地休养片刻。”

    苏墨睫毛轻抬,“缨先生,我可以叫其他人来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师缨身子向后一仰,咳了咳道:“不可,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人的。”

    苏墨故意眉眼一挑,语气里嗔怪地道:“这么说,缨先生觉着我不是人?”

    师缨唇边带笑,温文尔雅地赞叹一声,“不,你是仙子,是缨心目中最美的仙子。”

    语落,风轻轻的吹过来,登时苏墨打了个寒噤,感觉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好肉麻!苏墨黛眉如远山,虽然她如今已经到了古井不波的心境,依然还是有些不适应地看着师缨道:“既如此,缨先生坐在这里不妥,不如进入内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扶我一把。”师缨伸出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“缨先生还真是弱不胜衣。”苏墨只轻轻拉了他一把,师缨便潇洒恣意地跟着她,如影子一般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了院内,另一厢影子师缨已把花惜容带出了院子,这里只能是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“喝茶?”苏墨在一旁泡茶。

    “要丁香花茶。”师缨瞧出她的茶道手艺与自己的相同。

    “请用。”苏墨把茶盏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太烫,先放着。”师缨优雅地胡跪而坐,双手轻放在膝上,温雅地笑着说道:“还有一事缨某还需要劳烦帝姬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苏墨挑起秀眉。

    “帝姬,救人如救火,此是很重要的事,我们清和宫内讲究不可对同门中人坐视不理,不如墨儿为我看看伤口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受伤了?”苏墨浓密的睫毛翘起。

    “嗯,缨某伤的很重。”师缨目光中流露出几许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此刻,苏墨见他姿态优雅的褪了衣物,如今在师缨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,自然是非常斯文的,依然还是正人君子的模样,当他褪去衣衫,肌肤还真是青青紫紫,但一眼望去触目惊心,却都是一些寻常的皮外伤,而且伤在隐秘的地方,无损他风度翩翩的外表,也真亏他居然舍得来这么一出苦肉计。

    苏墨轻吸了一口气,悠悠道:“的确是惨不忍睹,不如去把宫内的大夫请来,我愿意亲自带人去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只见师缨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药瓶,郑重地双手奉上,目光沉沉,“缨某身为清和宫的元老级别人物,吾等怎么能轻易暴露出弱点于人呢?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缨师叔是信得过我的?”苏墨勾了勾妩媚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嗯,帝姬是在下唯一信得过的人,缨某的名声就在帝姬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名声真的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名声当然是重要的了!尤其缨某算得上是帝姬的名义夫君,不管怎样夫妻自然是一体的,我的名声当然就是帝姬的名声,缨某向来都是爱惜名声,惜之如金的。”师缨深深一揖,眸光里依然都是浓浓的算计。

    他接着柔声款款地说道:“帝姬,你看,这药物是我随身携带的,只消涂抹一些,就能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“药物,你待如何?”苏墨目光扫过那白色的药瓶。

    “帝姬,请为缨某亲手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寻旁人?”

    “那个,缨某的名声与贞洁都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,缨先生果然是个考虑周全的人,既然如此,我就亲手为缨先生上药。”苏墨如秋水长天般的眸子眯了眯,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,悠悠然地走上来几步,轻盈跪坐在师缨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均匀,吐气如兰,师缨甚至感觉到她的呼吸落在自己的肌肤上,而她每呼出一口气,落于自己的背部,师缨的心就觉着绵绵软软的,当苏墨把药物倒在了掌心,那清凉的液体与她的手心一起贴于师缨的背上,师缨整个人都醉了。

    “缨先生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帝姬,叫我阿缨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阿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舒服么?”

    “舒服。”师缨眯起眸子,简直就是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便感觉到那纤细修长的青葱玉手抚摩在那些青紫之处,慢条斯理地揉按着,在轮回台之行苏墨早就练就了一手极好的按摩手艺,甚至令得花惜容欲罢不能。她的手虽是帝姬之手,却和贵族女子的手截然不同,指腹处有些薄茧,有些粗糙,绝对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想来是与她长年习武,加之握剑握弓有关,思及此师缨不由沉思了片刻。当苏墨的玉手贴在师缨伤处时,忽然拇指朝向穴位处用力按下,师缨顿时回过神来叫出呼声。

    “慢慢慢慢些。”这个女人,出手简直就是故意的,很疼!

    “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再轻点,缨某已经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此刻,师缨再次等待一场温柔舒适的按摩来临,他也格外喜欢先前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墨微微一笑,声音很柔很轻,就像哄着婴儿般,轻声道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按摩的手法也是一样,阿缨且忍一忍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法迅速一变,指尖在肌肤上恍若弹琴般,飞快点过穴位,随着她指尖上力道的增加,指影如风,弹指之间,穴位筋脉也变得畅快,甚至变得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从体内涌出,热是热了点,但仿佛犹如一块烙铁在身上烫着,如同诏狱卒子般在师缨身上略施薄惩。hi书网疼得他倒吸着冷气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苏墨再一次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嘶,慢些,慢些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觉着不好,不如换个人来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好还好,这种程度尚可!”

    师缨的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碎汗,面容绯红,在烛光下,若煮熟的小醉虾,居然透着诡异的色泽,经过苏墨上上下下一通按摩,师缨不禁白眼一翻,若是不是怕丢了男人的脸面,说不定早就挥袖而去,寻个无人的地方痛苦地哀嚎发泄一番。不过,待到苏墨为他推拿过之后,师缨更是全身动弹不得,整个身子骨确实是绵绵软软的,便好像柔若无骨一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阿缨,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!”师缨违心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阿缨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住着吗?”

    “阿缨不说要名声的吗?留在此地固然也可,只怕明日您这般出来,会被人误以为纵欲过度的,甚至会被认为那方面不行,不能人道。”苏墨美艳的红唇闪出旖旎的色泽,面不改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好,我明日再来。”没有男人愿意被人误解那方面不行,师缨当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走,不送。”苏墨直起身子,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师缨刚站起身子,忽然一个站的不稳,向前摔去,“噗通”一声便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阿缨,可摔得厉害?”苏墨轻轻掩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墨儿,搀扶我一把。”师缨楚楚可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阿缨,你这样子不好,很不好。”苏墨盈盈地过去搀扶,“不如我寻人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需。”师缨却趁机再一次摔去,整个人落在苏墨的身上,这般摔着师缨自然不会有事,感觉到对方穿戴很薄,衣衫如丝,倒在她的身上,立刻便能感觉到羊脂玉般的细腻肌肤,还有美妙的两团丰腴,然而还未来得及消受片刻,就感觉到苏墨身子蓦然向后挪去,毫无气力的师缨立刻“砰”的一下子撞在了另一侧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这一回,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