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48章 逼人太甚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曰扎瘗za虞染挠了挠头,“反正我不娶什么泷月帝姬,我对那个拥有七个契约的女人没有兴趣。hi书网呸苽児”

    媛夫人面色一变,接着一个激灵,不可置信道:“染染,你如何可以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众大臣也显得慌乱而不安,“怎可,这怎可啊?”

    “娘!尔等都别说了,这件事情虽然你们心中觉着错了,但是我觉着没有错……”虞染对着媛夫人等人拱了拱手,漆黑狭长的眸子挑了挑,内心深处全都是这几日里美好无比的回忆,他神情一肃,大义凛然道,“我虽然不想和那个什么泷月帝姬立下什么契约,但是却也违背了家族的祖制,委实是愧对我们虞家的列祖列宗,所以本世子已经决定……嗯,那个……决定在祖祠中罚跪,面壁思过,向各位列祖列宗们赔罪!”

    “染染,你赔罪之后呢?”媛夫人瞪了瞪眸子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赔罪之后当然是死不悔改了。”虞染翘了翘嘴唇。

    “慎言,慎言,此实乃家门大不幸。”媛夫人的面容不禁一红。

    “啧啧,世子爷还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”夏枫从媛夫人身后走出来,笑着说道:“世人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,不过虞世子却是祖祠罚跪为红颜,真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虞染已凑到夏枫的面前低低道:“怎么?这次有人在我背后告黑状了?”

    “然也!说你不务正业,整日里与一个女人在一起。”夏枫轻笑回答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活了三千多年,难道不能有喜欢的女人?不过才区区几天而已,居然传的风风雨雨。”虞染的神情无辜且郁闷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大约是得罪了何人吧!”夏枫挤了挤眼睛,猜测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应是流年不利,命犯小人。”虞染感慨万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染染。”接着又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。”虞染拧了拧眉,忙转身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娶泷月帝姬,怎能在帝姬之前与别的女人私定终身?”老城主表情深沉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您真是吹毛求疵了,那个,泷月帝姬说可以自行取消婚约的。”虞染已拿出了苏墨送去的三封邀请函,他不是蠢人,这些信函对他来说很有意义,而他也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城主看着信函,表情很是复杂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我是不好娶她的,而且我和卿卿已经商量好了,在三年内一定给你们一个孙儿。”虞染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嘎……啊!你们终于……着实太好了!”发出了几声惊叹之后,老城主情绪激昂的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,差点一头从高处不慎给摔下来,他瞪着一双如牛铃般的眸子,不可置信地看着大殿中央的虞染,伸出手指,颤巍巍的指着他,“此言当真。”

    虞染笑道:“当真,当真。”

    夏枫朝城主眨了眨眼,“陛下,世子果然没有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老城主此时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,他的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终于要做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,就是很不负责任的要和泷月帝姬取消婚约,同时又很有“孝心”的准备要诞下子嗣。呸苽児

    但他很快便压下惊涛骇浪般的心情,端身正坐,一脸肃容地道:“染染!你虽然愿意为虞家诞下子嗣,但错了就是错了,既然不愿意与帝姬成婚,那就面壁思过,好好的写一封悔过书,至少在世人面前我们做的不要太过无礼!”

    “儿臣知晓了。”虞染闻言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染染,这些日子就多在祖祠内思过一些时日,不管怎样也是出尔反尔的事情啊!吾等不可轻易的解除婚约,做也要做出个样子来,名声上可不能有污点啊!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面壁思过。”虞染眉飞色舞,回答的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若论面壁思过的心情,虞染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和宫外,桃红杏白,花瓣飞舞,仙乐飘飘。

    重重云窟滚滚翻腾,在天界的中心的须弥山前环绕着,斗转星移,虚空散发着幽兰的色泽,悬浮着一个个神秘的银河星旋,天地万物日月都在缓缓的活动着。

    桥上,一个身穿薄薄淡粉色绢衣的妩媚年轻美貌女子,正慵懒的斜靠在红漆栏杆上,她红唇轻轻勾起,那一张娇艳如出水芙蓉的面庞晶莹剔透,墨玉般的眸子半眯着,正看着远处的景色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苏墨立在那里,身形斜倚,目光看着远处,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她思绪纷飞,一时间想到了诸多的事宜。

    在天界看似繁荣昌盛之时,很多暗流并没有明目张胆的出现,苏墨却毫不懈怠的为皇族与天下臣民谋取利益,防患于未然,苏墨知道,嫁给七个男人对于她而言,是天界安定的因素之一,但是这七个男人只是家族中定下来的人选,对于她泷月帝姬而言还有更多的选择。

    那些男人如今一直说自己很忙,仿佛从来不曾考虑这个问题,那七个契约立下后却形同虚设,苏墨只想要打破这个僵局。

    让七个男人心甘情愿的接纳她,那是苏墨必须要面对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羊女正匆匆从此地经过,一路上端着掌门的范儿,摆出高高在上,高不可攀的神情,众人遇到她时无不行礼,可当她看到苏墨正站在不远的林子里时,忽然脸色变得煞白,白中带青,青中带紫。这位泷月帝姬的手腕她近来领教了很多次,每次都是凄凄惨惨,惨惨戚戚。

    “师尊大人。”苏墨向前走了两步,优雅一礼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白羊女蓦然一惊,连忙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师尊大人,这里是外面,我当然要做足了面子。”苏墨轻飘飘一笑。

    “也是,也是。”白羊女目光左右望了望,毕竟清和宫内也是禁止施展神识的。

    “如今,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师尊。”苏墨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帝姬所谓何事?”白羊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从轮会台归来已经有一月有余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而且也与他们见过几面,但为何他们都没有恢复记忆的迹象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白羊女的面色又是一白,她也想不到究竟为何?按理说有些人从轮回台归来,都会或多或少出现一些不适的症状,甚至有的人彻底的忘记了人界的一切,当然谢千夜诸人的神识强大,自然不会那么的不济。呸苽児

    “对了,师尊大人,究竟他们还要多久才会彻底恢复记忆,毕竟我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,而且我不喜欢守活寡。”苏墨悠悠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泷月帝姬,有些事情还是一步一步的来,强求不得的。”白羊女咳了咳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苏墨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白羊女冷汗涔涔而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苏墨斜睨她一眼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白羊女舒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还有,师尊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洞府这些日子没有回去,大概有些脏乱了,你记得收拾一下,记得要亲力亲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是。”白羊女连忙三步并作两步,飞快的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帝姬。”忽然,两个暗卫从暗中走了出来,对着苏墨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的如何了?”苏墨红唇轻启,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公开,说帝姬您准备要广纳天下美男,但凡有意愿的都可以报名,名额只有三百个。”

  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